羅氏鮮「Xenical」台灣

羅氏鮮:臨床上唯一證實會排油的減肥藥。羅氏鮮主要成分為Orlistat,這是一種長效型胃腸道脂肪分解酵素抑制劑,羅氏鮮使胃腸道中分解脂肪的酵素失去活性,從而脂肪被排出體外。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羅氏鮮情報局 |叨逼叨能幫忙減肥!不信?試試這個神煩的“話癆”聊天機器人吧!


編者按:你感覺減肥困難嗎?那是因為你內心其實并不想減肥。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英國的計算機專家們正在使用人工智能技術來制造聊天機器人,通過“話療”的方式,來幫助人們在內心里構建減肥意識,從而達到減肥的效果。值得注意的是,這不僅僅能夠應用于減肥,還能應用到許多場景。文章發表在NEW YORK POST,文章由羅氏鮮網轉載。

t01d0acca29b134c3c6.webp

英國的計算機專家們正在使用人工智能技術來制造軟件,可以幫助超重的人減肥。

據英國《太陽報》報道,研究人員一直在研究我們對節食的態度,目的是為了訓練更加聰明的“聊天機器人”,以識別我們飲食行為模式。

設計這些聊天機器人的目的,是引導人們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自動給用戶發送信息提醒他們不要吃油膩的食物。

從本質上來說,聊天機器人是一款與人類對話的電腦程序。目前,它們已經在Facebook Messenger中使用,用戶可以通過與聊天機器人進行模擬的“對話”,來完成從預訂披薩到查看新聞的一切事情。

在智能手機和像Apple Watch這樣的電子設備上,超重的人們可能已經對健康應用很熟悉了。

但是,當你一天走了2萬步的時候,聊天機器人可能不會幫你大張旗鼓地宣傳這個成就。相反,在你有可能會狼吞虎咽地吃一個大漢堡的時候,它會給你發個小信息,建議你選擇沙拉。

倫敦瑪麗皇后大學的講師Anne Hsu博士最近在倫敦舉辦的“人工智能助理峰會”上展示了她的工作,她致力于打造一個致力于“心理健康的”健康飲食聊天機器人“教練”。

她說:“有很多聊天機器人正在開發,為你推薦食物,并幫助你控制攝入卡路里和食物。”

這些卡路里計數器雖然有用,但卻無法解決人們經常放棄控制飲食的情況,這才是真正讓Anne Hsu的興趣所在。

“我設計機器人的想法是為了幫助你理解為什么你想要吃得不健康,了解這背后的心理,”她補充道。“現在,這并不意味著要直接去減肥,你必須開始像Sigmund Freud(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一樣思考。”

聊天機器人去引導你去理解心理學,這樣我們就不用讓它們預先阻止我們去選擇那些不健康的食物了,而是從內心、“先發制人”地迫使我們少吃一些高熱量的食物。

她說:“你吃的不健康可能會受到場景的影響,比如當你感到疲倦的時候,與你在社交場合或你感到饑餓時的選擇是不同的。”

“因此,聊天機器人可以幫助你理解,哪些環境會以不同的方式產生不健康的誘惑,并提供相關的幫助。”

在與來自開放大學的Paul Piweck博士和普利茅斯大學的Jon May梅教授合作,Anne Hsu博士設計了一項調查,以更加深地了解那些難以控制體重的人的想法。

她說:“之前發表的很多健康心理學研究都是基于人們有不健康飲食習慣的原因,我們也會用自己的數據來補充。我們分析了可能導致不健康的選擇的不同情況、想法、感覺、經歷和行為,然后用一種更容易正確訓練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的方式進行標記。”

在研究中,他們為減肥聊天機器人設定了兩個使用場景。

第一個是與機器人進行日記式對話,用戶可以在不同的時間告訴機器人他們在吃什么,這樣就能發現用戶的飲食趨勢并提供建議。

第二種是“即時”的支持,它能提醒人們在過去如何成功地處理過困難的情況。還有一些關于動機性的意象練習,可以幫助用戶擺脫不健康食物的誘惑。

與超重有關的健康問題導致英國每年損失約42億美元,想要改善健康狀況的個人需要保持控制體重的積極性。Anne Hsu和她的同事們希望,一個有心理意識的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能成為我們保持健康生活方式中缺失的一個環節,而不僅僅是節食。

她表示,聊天機器人可能很快就會用于辦公室,為有壓力的員工提供一些疏解建議。

她說:“我已經和很多人談過了,他們對制作高管培訓機器人之類的東西很感興趣。”

“我也很想幫助那些需要職業指導的大學生。”在任何一個人們容易陷入類似困境和動機困難的領域,都會有這些理性的、有心理意識的聊天機器人的需求。”

問題是:人們會繼續使用這樣的聊天機器人嗎?

就目前而言,可能會有大量的Fitbit設備被束之高閣,而不是被積極使用。那么,一個用于減肥的聊天機器人最終會像一款不受歡迎的可穿戴設備一樣被拋棄嗎?

“也許不會,因為我們似乎對聊天機器人有著持久的迷戀,”班戈大學數字生活教授 Andrew McStay表示。

McStay讓觀眾想起了20世紀60年代的一款聊天機器人ELIZA,它的工作原理就像一個自動化的心理治療師,讓人們講述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

雖然ELIZA只是模仿對話,模擬了一個心理醫生的角色,但許多與計算機程序進行文字討論的用戶都確信這是一種智能。

他提到了最新的話題,他提到了Liesl Yearsley最近的一篇文章,他是Cognea的前CEO,該公司現在由IBM擁有,致力于建立復雜的人工智能代理。

Yearsley指出,人們愿意與人工智能助手交談的時間比人類助手長。他們也愿意為聊天機器人提供大量的個人秘密。

“人們很快就愿意放下懷疑,從人工智能的關系中獲得滿足感,”McStay說,他很欣賞虛擬助手的價值,但也擔心虛擬助理的發展。我們的文本、面部表情語音特征以及可穿戴設備的生物特征數據正在被分析,以解讀我們的情緒狀態,但它的益處是否大于風險?機器能夠使用、感知和感受人類的情感生活,這是完全可取的嗎?這意味著什么?我們說的是讓機器能夠讀取人們和情感生活,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發展。”

這項技術的意義是巨大的。但蘋果的Siri或微軟的Cortana等無處不在的數字助理,似乎很快就能通過分析他們的語調來解讀人們的情緒,這增加了被持續監控的恐懼。

這一技術可能會導致一些情況,比如保險公司在打電話時分析人們的言論。

如果人工智能決定你不說實話,它會否定你的說法——目前還不清楚,當電腦說“不”的時候,人類是否還能上訴。

我們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有效地限制機器分析我們的情緒?

“關于情感的信息對營銷人員和廣告商來說非常有用,因為它能告訴他們什么時候該接近我們,什么時候該離開我們(當然,以后也會這樣做)”McStay說,他認為聊天機器人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

他擔心,商業公司會很容易獲得許可,來獲取我們的情感數據,因為現在幾乎沒有人讀懂數字服務的條款和條件,這種情況不太可能改變。

相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