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氏鮮「Xenical」台灣

羅氏鮮:臨床上唯一證實會排油的減肥藥。羅氏鮮主要成分為Orlistat,這是一種長效型胃腸道脂肪分解酵素抑制劑,羅氏鮮使胃腸道中分解脂肪的酵素失去活性,從而脂肪被排出體外。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羅氏鮮大揭秘 > 大“糖”傳奇:低碳飲食比低脂飲食有更好的減肥效果嗎?


g3ui6NcTesn3Zm2Tbv9VZzmbXSTzSpKOaJthR8Dxku5O41509332290080

平凡的食糖,是一種不平凡的食物。過去幾百年來,糖都是稀有、昂貴、只有富人才能享受的奢侈奢侈品。如今,糖已變成司空見慣的日常食品,人人都能享受到甜味的喜悅。

因為我們的味蕾天生就能感受到糖的美好滋味,最早是從母親的乳汁中體驗到的。正是乳糖的存在,形成了人類對甜味的初始記憶。這種對糖的欲望,是無法消減的生物本能。故糖和含糖的食物,在今日成為最受歡迎、使用最為廣泛的食物。

遺憾的是,現代人吃下了太多的糖,間接引發了糖尿病、肥胖等文明病。但如果像某些人所提倡的“無糖”“低糖”,避之唯恐不及,就過分了。糖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之一,像陽光、空氣和水一樣,過度享受都會帶來麻煩。

營養學家和減肥人士總喜歡用熱量和升糖指數等無趣的數字來看待糖,殊不知,糖是廚師不可或缺的調味料。沒有它,我們就會喪失許多樂趣。無論是在菜肴中加入糖平衡風味,利用糖的物理性質加熱做成各種糖果,或雕刻成各種好玩的形狀,都是甜蜜而光明的故事。

就某方面而言,糖是極富營養價值的食品。問題在于,人們攝取了太多能量,而日常活動又遠遠不夠。過去幾十年來,我們的飲食中多了許多高糖分的食物,營養不均衡以至于糖淪為僅有空洞熱量、有害人體健康的食品。

所謂“低糖”“低碳”的飲食方式就能解決問題嗎?

我不這么認為,拒絕糖,就像拒絕空氣一樣愚蠢。況且,糖的作用不僅僅是為生物體提供能量而已,它還是身體構造的基本建材。生命的存在同時依賴于能量和特定的生理結構。可以說,沒有糖,就沒有生命。

地球上數量最多、歷史最久的生物體是細菌,它的細胞壁主要成分就是一種多糖——肽聚糖。細菌的大量繁殖會造成食物的腐敗,而糖則是一種絕佳的防腐劑。這是因為糖的親水性很強,可以使細菌細胞脫水,抑制細菌的生長。這就是為什么番茄醬、沙拉醬,甚至辣椒醬等其它加工食品都會大量添加糖的原因了。

不過為了迎合“低糖”潮流,加工食品的營養標簽只會表明有多少碳水化合物。這個冷冰冰的名稱不會讓你聯想到甜蜜,不知道的人也很難聯想到熱量。其實,所謂的碳水化合物也就是糖類。就我們人類而言,只有幾種糖類化合物能作為直接的能量來源。

其中包括,單糖(構成糖分子的最基本的結構)類的葡萄糖、果糖、半乳糖等。雙糖類的乳糖(由一個半乳糖和葡萄糖分子組成)、蔗糖(由一個葡萄糖和一個果糖分子組成),麥芽糖(由兩個葡萄糖分子組成);多糖類的淀粉(以淀粉粒形式儲存在植物細胞中的多糖)。

在自然界中,這些糖存在于植物的花、果實、根、莖、種子等部位。所以,我們吃蜜蜂釀的花蜜,香蕉樹的果實,胡蘿卜的根,馬鈴薯的莖,小麥的種子。這些最常見的食物,為我們帶來生命和活力,也是人類賴以為生的糧食。

其中,富含淀粉的食物是最主要的能量來源,所以被稱為主食。對我們的祖先而言,大規模栽種這些主食類作物,是支持人類社會大幅向前躍進的那根竿子。而且,我們不僅僅是單純享受大自然的饋贈,還把它們制作成令人愉悅和驚奇的各種食品。

另一些無法直接為人類提供能量的糖類化合物,都屬于多糖。因為結構的不同,所以它們也呈現出不同的特性和功能。比如充滿水果中間的果膠,無法被消化卻能帶來飽腹感,減慢熱量的吸收;比如密實堅硬的木質素,構成樹木的主干;比如柔軟堅韌的纖維素,織成柔軟的布匹。

這些所有的糖類化合物,都是大自然的恩賜。僅僅憑借陽光、空氣和水,通過光合作用,植物就能制造出這么多神奇的化合物,來供養自身和地球上的所有動物。雖說草木無情,但我越想,就越覺得人類的渺小。

這個時代的人類,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靈長類動物了。他們不用攀爬到樹上去采摘可口的水果,鉆進灌木叢細心尋找能果腹的果子,也不用在辛勤勞作等待一年的豐收,劈柴撿樹枝生火燒飯,只要坐在餐廳里,舉起手叫一聲“服務員”,馬上就能享受到帝王般的待遇。此時,大口吃肉的人想必心里一定有“站在食物鏈頂端”的自豪感吧。

然而,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從大自然的角度看,人類不過是地球偌大“碳循環”的一小環而已,最終還是要淪為微生物的食物,實現地球的“碳平衡”。

無論再怎么“低碳飲食”,一個活生生的人,都不可能實現低碳。因為吸進身體的每一個氧氣分子,都會變成二氧化碳帶走一個碳原子。不管你吃不吃主食,吃不吃甜品,身體總會需要其它食物來補充這些流失的碳原子。

盡管不斷地有所謂新的科學依據在“證明”低碳飲食比低脂飲食有更好的減肥效果,但我很懷疑,幾十億年進化史形成的糖代謝機制是否就這樣容易被顛覆。我們人類對糖的天生欲望,是否就能被肉的味道所壓制?

我想,避免肥胖的真正答案應該不是拋棄成就人類的糖類化合物,而是更有智慧地享受它。

相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