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氏鮮「Xenical」台灣

羅氏鮮:臨床上唯一證實會排油的減肥藥。羅氏鮮主要成分為Orlistat,這是一種長效型胃腸道脂肪分解酵素抑制劑,羅氏鮮使胃腸道中分解脂肪的酵素失去活性,從而脂肪被排出體外。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C羅揭秘:抽煙較晚 曾吃羅氏鮮 訓練不得不穿尿褲


 

做客巴西Fox Sports電視臺“跟本傑在一起”節目,前巴西巨星羅納爾多講述了他職業生涯的好多故事。羅納爾多說他踢球時就已經抽煙,但他開始抽煙的時間並不早。另一個故事則跟體重以及巴西名帥盧森柏格有關。羅納爾多說,為了幫他減肥,盧森柏格給他吃一種減肥藥,吃了之後不停地拉肚子,訓練中他不得不穿上尿褲。

抽煙沒影響踢球 在巴西隊穿過尿褲

“我開始抽煙比較晚,抽煙時,我總是背著人。因為這不是值得我自豪的事情,我甚至還嘗試著戒煙。當年踢球時,我就抽煙。從體力上講,它沒影響到我。但不管怎樣,這是不好的,是個壞習慣和壞榜樣。”

不久前,參加電視臺的一檔節目,盧森柏格曾提到羅納爾多當年訓練中曾穿過尿褲。在“和本傑在一起”節目中,羅納爾多也未加隱瞞,將當年的故事全盤托出。

盧森柏格和羅納爾多在巴西隊

“我覺得是1999年,是在美洲杯上。到巴西隊報到之前,我剛剛結束度假。我體重有點超重,盧森柏格給了我幾片賽尼可(Xenical,又叫羅氏鮮,一種減肥藥)。每隔10分鐘,我就得上一趟廁所。那可怎麼訓練呀?訓練時,我穿上了尿褲。是類似尿褲的東西,權當是一種保護。我當時是為了取悅頭兒(主教練盧森柏格),才做出了犧牲。”

離開皇馬是卡佩羅逼的

2007年1月,羅納爾多離開皇馬加盟米蘭。之所以離開“銀河艦隊”,一是因為皇馬買進了更年輕的荷蘭前鋒范尼斯特魯伊,年老而體重超重的“外星人”沒了空間。另一方面,他的超重飽受馬德里當地媒體和皇馬球迷的批評,繼續留在皇馬踢球的氛圍也沒了。不過,據羅納爾多說,他本不想離開,之所以離開,是因為跟皇馬主教練卡佩羅有矛盾。

“當年離開皇馬,是違背我的意願的。我跟卡佩羅之間產生了很多的問題,他總是找我的麻煩。我可能比我的(理想)體重只重100克,可他還是不讓我上場。而我是喜歡溝通的人,我很能容忍,我能理解(對方的)觀點。但對卡佩羅,我卻理解不了。我理解他作為教練和球隊領袖的立場,但是,有時候,在足球中,那100克或200克沒有太大區別。如果考慮的標準是表現,他並沒有整體地分析我的發揮。我覺得他把我當成了他的人質,如果我踢得差,那是因為我超重了。我倆的關係越鬧越僵,直到最終決裂。當時,主教練更強勢,俱樂部(不得不)做出選擇。”

羅納爾多和卡佩羅:反目成仇

bfa50f8441faa62aaba5f5fe4dbb61a3

对受伤的恐惧

7d83f9ff68d0cf9dfef191857621d00c

羅納爾多天賦異稟,如果不是職業生涯經歷兩次嚴重膝傷,他可能會踢更長時間,拿到更多的冠軍。在Fox Sports節目中,“外星人”也談到了他職業生涯遇到的傷病。

“我害怕控制不了傷病的發生,那種害怕也是難以避免的。每次摔倒,我都非常害怕。那是一段恐懼和不確定的時期,尤其是我第一次受傷時。因為那次受傷之前,我沒有過傷病史。過了8個月之後,我的大腿才恢復到可以自由彎曲。不過,我的意志和動力戰勝了我對不能重返賽場的恐懼,我堅信對足球的愛。”

那是一種怎樣的痛!

偶像濟科 最好球隊是2002年巴西隊 水準最高隊友是齊祖

每一個踢球的孩子都會有一個偶像,小時候,羅納爾多最喜歡的球隊是弗拉門戈,他的偶像是“白貝利”濟科。

“我喜歡跟好多球員拍合影,但每次見到濟科,都會是一場慶祝。對我來說,那是一種強烈的情感,因為我是看濟科踢球長大的。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爸爸帶我去馬拉卡納球場看弗拉門戈和達伽馬的比賽。比賽結束後,我們去了更衣室門口。好幾個球員拒絕簽名,他們那樣做並非出於惡意。可作為一個孩子,我還是感覺不舒服。現在,我理解了。最後一個出來的是濟科,他來者不拒。我拿到了他的簽名,跟他合了影。那是最極致的事情,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回憶。”

與偶像成為隊友

職業生涯,羅納爾多曾效力克魯塞羅、埃因霍溫、巴賽隆納、國際米蘭、皇馬、米蘭和科林蒂安等7家俱樂部。效力巴西國家隊,羅納爾多從1994年一直征戰到2006年。不過,在他看來,他效力過的最好球隊是2002年韓日世界盃上奪冠的那支巴西隊。

“我踢過球的最好球隊是2002年的那支巴西隊。我當時的感覺是,我隨時都可能會進球。它給人以一種安全感:我們不會有愚蠢的失球,在中場,我們就能解決問題。那支球隊磨合得非常好,沒人覺得自以為是,也沒有個人主義,整體被看作是最重要的。斯柯拉裡給球隊以活力,他使所有人都考慮整體。”

職業生涯19年,羅納爾多經歷的隊友無數。在眾多隊友中,“外星人”說他遇到的水準最高的隊友是齊達內。

“在所有的球隊,我都很幸福。不過,在‘銀河艦隊’時期,我有幸跟齊達內做了隊友。他是我欣賞的一個人,在所有隊友中,他是最棒的。他是最讓我睜大眼睛的人,有幸跟他做隊友,那種感覺真是太好了。”

今年金球獎該給C羅

現在的國際足壇,是梅西與C羅兩個人的競爭。在“外星人”看來,2017年的金球獎應該給C羅。

“今年的金球獎,我會選C羅。因為有兩年時間,他一直非常關鍵。在歐冠聯賽的許多比賽中,他都有著決定性的參與。去年他跟葡萄牙隊拿了歐洲杯冠軍,今年的歐冠,他和皇馬又殺進了決賽。”

無論何時,任何人談到梅西和C羅,難免都要進行一番比較。對兩位出色的後生晚輩,“外星人”自有他的判斷。

“他們兩個人都非常出色。皮球在腳下,梅西更令人陶醉。他能進球,也能做出其他所有東西。而C羅的資料你不能忽略。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比較。兩個人都非常好,都值得所有人的尊重。”

蒂特是個好的管理者 在科林蒂安時曾在集裝箱裡訓練

去年6月20日成為巴西隊主教練後,前科林蒂安主帥蒂特令人眼前一亮。他執教打了9場比賽,巴西隊取得9連勝。世預賽上的8連勝,更是使巴西隊成為除東道主俄羅斯之外全球第一支晉級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的球隊。

當年在科林蒂安,羅納爾多在蒂特麾下踢過一年多一點時間的球。對於蒂特,他非常熟悉。“外星人”對蒂特的評價是:“不應該把他歸到教練那個類別,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團隊管理者,他關注所有人。”

羅納爾多和蒂特

在節目中,羅納爾多還談到了當年他初到科林蒂安時的情形。雖然在巴西足壇號稱“大球會”,但科林蒂安當時景況不佳,甚至可以說是窮困潦倒。臨近退役的“外星人”加盟,沒有給科林蒂安帶來冠軍。但憑藉他的名氣,羅納爾多給科林蒂安帶來了贊助商和廣告合同,使“大球會”結束了困窘日子。

“我當時跟時任主席安德列·桑切斯說,‘安德列,我們得建一座訓練中心。’我甚至在生態園的一個集裝箱裡訓練過,那是個臨時設施,而且千瘡百孔。下雨的時候,裡面下得比外面還大。訓練結束後,我拿起衣服,渾身髒兮兮地就上了車,然後開車回家。回家我才能洗澡,還要洗好衣服,然後再還給俱樂部。我整天都在抱怨:‘我來的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呀?’絲毫沒有貶低科林蒂安的意思。可是像科林蒂安那樣的俱樂部,以它的偉大,連最起碼的基礎設施都沒有?我跟所有人對著幹,是我鼓勵他們要相信。”​​​​

相關日誌: